忍者ブログ

思い

完美花園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完美花園

人群中有一類人,被稱為完美主義者。 作為完美主義者中的一員,我要在自家小院營造我的完美花園了。

我的完美花園標準應是:花隨四季放,蔬果應季香,花圃菜圃錯落,樹木花草層疊。園中應有徑,徑邊應有草,草宜密不宜疏,宜矮不宜高。園中要有場所休憩品茗,有西式陽傘方顯浪漫,要有秋千可悠然蕩漾,兩側必有藤蘿相襯方得天然情趣。桌椅地面要乾淨無塵,擺放整齊而不呆板,舉目可見鬱鬱蔥蔥,低首可沁芳香撲鼻,最好還要有鶯歌燕舞,蟲叫蛙鳴。總共100多平方的小院,那就開始動手營造夢中的完美花園吧。 最初花園裏種滿了灌木和一些普通的樹木,首要任務當然是拔除,需掘地三尺,可謂工程浩大。好在老公和兒子都是能幹之人,幾個週末下來,便大功告成,只留下了海棠和玉蘭。然後開始鋪設道路,整頓菜畦,搭建花圃,又四處淘來各種果木,花卉,一樣一樣依著我的心思種下。再購置秋千,桌椅,陽傘。忙忙碌碌大半年,哇,完美花園已現雛形了。 以為後來的日子就可以在花園中悠哉美哉地消磨了。春季來臨天氣轉暖,百花齊放,芳草如茵,撐開陽傘,沖一杯茶,捧一本書,那時光想想就讓人陶醉。然而哪里來的惱人的風呢,吹得傘蓬轉去另一邊,只好放下書將其拉回來。和春風鬥爭了幾個回合之後,只好作罷,還是等到風和日麗的日子吧。然而春季沒有風的週末好少啊,簡直彌足珍貴。

夏季來臨,園中賞景納涼,豈不人生美事,可滿園的蚊蟲總也不知趣地打擾人的清靜,買了驅蚊香,又想辦法種植些驅蚊的植物,效果均不佳,最後只能蒙了頭,照了面,全副武裝才能避免惹得一身包,哪里還有納涼的心情。看來只能看著滿園花草,在心中想像一下了。 盛夏之後,花園轉眼變成了草坡。不僅到處冒出來膝蓋高的野草,連路邊種植的矮草坪,在一場暴雨之後也都密密層層地瞬間長到尺高。拔野草,剪草坪,這些工作看來不多,無奈我家老公夏季工作繁忙,僅憑我一雙縛雞之手,根本跟不上他們的生長,所以到了十一假期,我的主要休閒專案就是剷除草坪,寄此可以一次性擺脫草的煩惱。

第二年春天,草是鏟的差不多了,然而露出光禿禿的地面,在春風的風乾下看上去甚是不爽,好貧瘠的樣子。看到隔壁一家滿園開滿了紫色的地丁,很是喜歡,於是從山上移植了一些地丁,作為地被。然而這地丁美是美了,其繁殖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,真不愧是野草家族,不僅根系肆意蔓延,結出的種子還會彈跳,不出一個夏天,花園就被他佔領了大半,連鳶尾草的根都被他纏繞的不能生長了。所以接下來的十一假期,我只好用來挖除地丁了。

植被讓我不盛煩惱,花園的整潔更是令我傷透腦筋。為了保持地面不染塵土,我下雨天用刷子刷,又用水龍頭沖洗。無奈老公是勤勞而不拘小節之人,往往種好了菜,滿路堆滿土,栽了樹,滿園都是塵,工具隨處而放,垃圾隨手而丟,總之人家的目的是做事而不是做美,而像我這樣如此在意美的人, 很大的任務就是跟在後面收拾,塵土飛揚地打掃,嘮叨著規整工具。起初還會因此夫妻拌嘴,後來也就隨他去吧,自己放寬接受的尺度,也就沒那麼多事情不可忍受了。

秋千兩側種了兩年的藤蔓都沒成功,今年夏天,一株野生的牽牛花爬上了秋千。秋日來臨,蚊蟲退去,總算可以坐在爬滿藤蘿的秋千上搖盪了,不禁滿心歡喜。

日子就這樣像秋千漾啊漾,我的完美花園和我最初的設想相去甚遠。沒有綠草如茵,少了整齊潔淨,多了些除不完的雜草,也多了些無意的野花開放。我也懂了,所有完美的背後都需要艱辛的付出,銀屏上,攝影家鏡頭裏,藝術家畫筆下展現的良辰美景,如詩畫卷,完美花園,都是很多辛勞付出之後的一個結果和瞬間,原本不是事物的本身。人若想要這樣的結果和瞬間,同時需要接受的還有創造她的艱辛過程。我們的人生不同樣如此嗎,我們從書上,故事裏,銀屏上,朋友圈裏看到的令我們嚮往的美好幸福生活,也僅僅是部分生活昇華之後的縮影。 有個朋友糾結是否買一個像我這樣的花園,後來還是放棄了,她知道她接受不了一絲的塵埃和淩亂。每個人的完美都只是個定義 ,任何的事物都不可能完全符合某人的定義,如果執著於自己的完美,那只能放棄整個花園了。

花園給我帶來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勞作和煩惱,雖然夏不能納涼,春也難得可以小憩,也沒有綠茵陽傘的抒情浪漫,但一年四季總還是有那麼幾個日子,可以穿上厚厚的棉衣曬曬太陽,勞作之後蕩在秋千上上上網,抹幹汗水後總也有花兒向我開放。完美不是依然存在嗎,只是變了一個樣子而已。

秋意漸深,玉蘭樹需要修剪了。在密密的枝丫中間,居然多了一只鳥窩,更有一枚鳥蛋安然其間。My God,這才是我完美花園中最最不可缺少的,上帝居然就這麼大方地賜予給了我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